This page looks plain and unstyled because you're using a non-standard compliant browser. To see it in its best form, please upgrade to a browser that supports web standards. It's free and painless.

有點冷...

Main | Albums | Admin

地獄不空

georgeju | 28 2월, 2018 05:12

昨日看了與神同行

結尾的地方哭慘了

可能是太少哭了

眼睛居然有刺痛感

每個人都有罪

又有多少人在贖罪

甚或

根本不認自己有罪

看完後谷歌了一些佛典

不經意看到一句

地獄不空

誓不成佛

著實被震撼住

何等無私無我的胸襟

看了一些網友辯論

突然意識到

地獄這個觀念

竟從古至今

未曾消退

這個觀念原以為

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

沒想到

科技發達的今日

還是根植於人們的心中

是何等的力量

能夠讓人一旦接觸

就深植於潛意識裡

揮之不去

刪除不了

光這點

地獄觀念就堪稱不朽

即便鐵齒的科學家或無神論者

對於地獄觀念

總是會有一股莫名的畏懼

只是嘴硬罷了

雖然無法證實存在

同樣的

也無法得出反證

能提出此觀念者

就足夠名列青史

哥咸認為

能夠提出直達潛意識的思想觀念

造成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者

就是聖人

過去一段時間流行的末日說

幾乎無人不曉的最後審判

都是源自於地獄觀念

在地獄門前

誰人能俯仰無愧

旨在勸人為善

還可以透過救贖

將功折罪

這樣的正面功能

是何等無比的豐功偉業

公無渡河

公竟渡河

還是有人打開了暗黑力量------------------ (더보기)

誓不成佛

georgeju | 28 2월, 2018 05:11

還不承認自己只是人彘

這裡的泛指多數人合先敘明

食物誰能自給自足

衣物誰能想穿才穿

住屋誰能想蓋就蓋

行旅誰能無遠弗屆

育樂誰能隨心所欲

人一生的食衣住行育樂

無不被規範制約

想自己種菜沒地

天氣熱不能裸裎相見

蓋個房字激基歪歪規定一堆

旅行處處設關卡要買路財

被迫學摻入意識形態的垃圾

快樂誰又能真正擁有

有人不免爆粗口

X X X X X 1經典台語五字國罵

(不妨試試看

刷一下存在感)

啊不然是想要怎樣啦(請操台灣國語)

哥的回答是

想怎樣就怎樣

不需要誰准駁

影響到別人呢

打一架嘛

不想被打就龜一點

不想被笑就遮一下

不想挨餓就勤一點

規範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無論地獄

道德

與法律觀念

都有著載舟覆舟的副作用

都具有無限上綱的嚇阻力

不是要回到原始部落時代

而是無拘無束的百爭鳴

運用累積的知識力

開啟無限的想像力

創造任意的未知力

形塑無限可能的未來性

突然想到與神同行劇中

某位地獄審判之王問主角

無私救人到底是為了甚

主角竟答道

雖然當時沒有引起心中太多的波瀾

但當被"地獄不空

誓不成佛所震攝

以及網友們對佛渡執念的論證

所啟發時

也在思考著

普渡眾生是極其的浩大及艱難

經過一夜苦思

始終絲毫無獲

一早上班

又遭遇倒灶瑣事攻心

確立了一件事

根本不值得佛費心渡

何必呢----------------------------------------------- (더보기)

睡夢中

georgeju | 25 2월, 2018 05:22

量化寬鬆

如同宴會中常見的香檳塔

把香檳從最頂端倒出

金黃迷人的香檳玉液

會順勢往下流

直到注滿塔中的每個高腳杯

接著

開始玩起了疊疊樂遊戲

從塔中一個個拿出酒杯

最底層的

就是評等最差的垃圾債

最高端

無庸置疑

就是所謂美債

但是

現在的規則卻改變了

因為

疊疊樂遊戲其實是死亡遊戲

很容易預見結果

就是整個塔倒塌

大家都不用玩了

於是乎

為了喝香檳

又可以不怕倒

就有人開始用吸管

偷偷喝起香檳

但早晚會被侍員發現

索性就要拿起空酒杯

但居然被阻止了

喝光就算了

為了大局著想

就不要拿了

於是乎

侍員拿出上好香檳

又把空酒杯注滿

規矩已被打破

維穩勝過一切

甚至是道德法度

就是現實情況

當垃圾債即將違約

就會有人找上門

告訴老闆

不能倒

發債的事情不用愁

有專業的資產公司出面處理

於是將高中低評等公司債包裹

經過加工美化包裝

AAAAA等級的結構債橫空出世

橫空出世在此有了完美的運用與詮釋--- (더보기)

中招了

georgeju | 25 2월, 2018 05:21

所以總會在拉鋸中注水

水杯的水位始終上不去

也下不來

但唯一始終滿水杯的

就是水塔最底層

也就是零售

水位滿

但需求也許只有一半

卻被強迫要接受滿杯的價格

懂哥意思嗎

一瓶水只想喝一半

卻被迫以一瓶水的價格

買下半瓶水的水量

這就是令人百思不解

為何明明需求不振

卻有物價始終不墜之感

的結構性因素

當宴會越來越嗨

侍員需要越來越多

大家都吃飽玩瘋

就都只喝香檳助興

一些廚師啊

樂隊啊

甚至歌手

專業技術人員逐漸被辭退

高薪勞工不見了

基本薪資的服務人員滿是

失業率不跌反升

也就不足為奇了

基層百姓看久了

也想分一杯香檳

於是乎玩起了集資遊戲

用所謂的ETF

來沾沾香檳的滋味也不賴

看是白開水ETF

還是各種香檳ETF

應有盡有

如此一來

需求也可以進一步推升

一整個描述下來

可以感覺到

其實整個經濟都快爛到根了

只剩下各產業前段班在撐場面

劣質低價香檳沒人喝

以免汙染了香檳塔的品質

香檳塔依舊金黃剔透

晶瑩澄澈

品質之高

直上天際

大家真的學到教訓

也變得異常聰明

只要控制好四率--------------------------------- (더보기)

不怕迷戀哥

georgeju | 21 2월, 2018 09:11

最近看到一些資料

中華文化的起源

有可能是從古埃及遷移而來

商朝以前

諸如三皇五帝

夏朝等

在中土始終找不到遺址

卻有古書的記載

經過學者的考證

古書記載的

可能是古埃及移民口耳相傳

的古埃及歷史

三皇五帝或夏商帝王

皆是古埃及某幾位法老王

當然還有些佐證

在此就不一一詳述

哥接著發揮豐富想像力

古埃及移民與當地土著交配

逐漸形成古代漢人

接著經過幾次的外族侵略

各民族的融合

才有了最終現代版的漢族

當然也有一些強力的反證

就是語言

但古埃及時只有象形文字

傳入中原時的確是象形文字

隨後埃及與中原因各自的際遇發展

而形成不同的語系

自然而然並無扞格

要說文明的搖籃

非兩河文明莫屬

說是眾文化的老祖宗

一點也不為過

文明

並沒有所謂純的

民族同樣的道理

因為政治需要等意識形態

造成文明與民族觀念被扭曲與炒作

接著

哥又在youtube上看到

一位漢族仁兄

做了DNA分析

結果出爐

這位仁兄大吃一驚

先是說不出話

約莫十秒鐘

眼眶泛紅

直呼難以接受

從報告結果顯示

這位仁兄竟是朝鮮族

還有三分之一的日本基因

三分之一弱的漢族基因

此時的民族認同發生混淆

民族信仰瞬間瓦解------------------------------ (더보기)

哥不是傳說

georgeju | 21 2월, 2018 09:10

說是建立制度

卻開啟了非人道的先河

道德的典籍一籮筐

與非人道的文化同樣璀璨

文明不文明

先看人道不人道

這是何等的弔詭

人居然還要爭取當人應有的權利

好像是人家施捨

哥才能有的意思

是這個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

之所以哥一直處於憤怒的原因

有一部分即在於此

社會結構層層節制

教人不得不低頭

不然就會失去一切

而且輕而易舉

沒有頭路

就是這麼簡單

讓哥沒有頭路

一切就都毀了

別說有甚麼法律保障

即便逼哥不走

也可直教哥生不如死

哥太好掌握了

很容易對付

但哥仍然堅持

就像是壞人一旦心存善念

只有死路一條

但就算窮凶惡極

一樣天理難容

好人何嘗不也一樣

一旦心生歹念

就讓壞人有縫就插

有機可乘

一襲德風

就此消散

相當可惜

哥也強調自我賦權

權利是自己想到就有

不是人家或制度給的

多數人都曾懷念過去

總覺得過去日子雖苦

但就是有滿滿的人味

現在哪裡不好

卻又說不上來

立馬又被眼前的進步迷惑

現在哪有不好

生活好過得很

如果這樣

建議停止閱讀此文

去過所謂美好的生活-------------------------- (더보기)

千年封印

georgeju | 11 2월, 2018 11:42

黑洞是甚麼

黑洞其實是超大粒子

黑洞質量大到超出人類測量範圍

並非無限

因為能使光線扭曲

意味著超越光速

就超出人類的極限

人類可測的極限

就是光速而已

整個宇宙學

其實就是量子力學

並無二致

其數學方程就是碎形

量子世界是量子尺度

宇宙是以光年計

量子世界觀察到的是瞬間

時間長度為光速的倒數

超出此範圍仍有無數量子

無法被人類測出

相同的

宇宙間

有太多超出光速的能量存在

無法被人類測出

而以一種神祕的身分存在

如暗能量及暗物質

是真實存在

是超大尺度的粒子及

其所產生之重力場

抑或者

宇宙本身就是個粒子

整個宇宙無不受其重力影響著

碎形

意味著天外有天的九重天

無欲無求本身即是種欲求

不該消極反而該積極思考

無欲無求的是紅塵俗事

以群論的數學角度觀之

要跳脫紅塵俗世舊集合

提升到更高層次的集合

在高層次集合裡去尋求

更高層次的文明與創新

如此反覆

才是輪迴之真正目的

每個人做任何事

一定都帶有目的性

所謂無私無我的確是有的

卻也有一定的目的性

只是其目的性是更高層次

令人感佩的應該不是無私無我

而是其高層次的思想與理念

帶給人無限的啟發而非嘆息

愛因斯坦之所以偉大

是其物理理論擴大了人類視野

以更精細的廣義相對論

描述了宇宙天體的運動

不論是量子力學

還是廣義相對論

面對重力

依舊是諱莫如深

重力就如同愛

沒人能有本事完美詮釋---------------------- (더보기)

生日快樂

georgeju | 11 2월, 2018 11:39

或許透過易經演繹

可以預知天地萬物

最終的關連與歸宿

就此消極相信宿命

西方人則偏偏反骨

只在乎曾經擁有

不在乎天長地久

種過程而不重結果

雖有些阿Q精神

卻往往得出好結果

叫人不得不激動喊出

有夢最美

希望相隨

個人英雄主義造勢盛行

追求夢想可以不切實際

當激情過後之塵埃落定

這何嘗不又是行銷包裝

資本主義下的新興產物

目的是讓資本不斷流動

過程不斷會有利潤生成

終究擺脫不了階級宿命

少數成功提升的案例

經過行銷包裝

好像變得人人都可以

其實那少數成功案例背後

絕大多數都是背後有人操控

絕非簡單的只憑努力就可以

那樣單純可愛的天真想法

千年封印依舊強而有力

甚至更加強大

因為真正的封印

不是宿命

不是階級

而是國家

是國家賦予階級優勢

是國家為維持秩序

而無形中高築命運之牆

甚至立法規範

一道道無形的牆

一具具無形的枷鎖

將平凡人桎梏於命運之牢

再怎麼靠教育想翻轉

也只是徒勞

因為教育資源同樣不均

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菁英主義

就註定會不均

這是資本主義的宿命

國家是穩固資本之塔的基石

一整個就是封印

先有勢族興起

接著分配開始不均

再建立國家機器維持秩序

民主國家同樣

操之在少數人手裡

別再自欺欺人

接受這樣的事實

才能看清手腳上的枷鎖

認同國家其實是認同勢族

忠於國家其實是忠於勢族

國家何時真正解決一般人的苦難

更多的是造成人民的苦難

回想一下

自己痛苦的來源

有多少是來自於國家及制度----------------- (더보기)

弄假成真

georgeju | 10 2월, 2018 23:21

貨幣

作為一種資產

若是在利率極低的環境下

就是種罪惡

因此

很容易的就華麗轉身

搖身一變而為資本

進行各種

比利率更高報酬率的投資

現在的投資標的令人眼花撩亂

其中不乏濫竽充數

經過幾次的剪羊毛洗禮

多數人皆能初步辨識

何為優良資產

適逢量化寬鬆時代

貨幣數量氾濫

相較之下

優良資產就顯得奇貨可居

即所謂資產荒

進入有錢無處花的窘境

是為第一代流動性陷阱

就是眾所周知的理論

寬鬆貨幣政策

只會引發名目價格的上漲

尤其是資產價格

很難流入實體經濟

所以並無通膨效果

對實體經濟毫無助益

一點都談不上神秘

最近的股市暴跌

似乎進入哥自創的理論

第二代流動性陷阱

寬鬆的貨幣政策

不但無法拉抬資產價格

反而對價格形成下墜引力--------------------- (더보기)

行銷包裝

georgeju | 10 2월, 2018 23:20

最近顯然又拿下一城

艱難地擊敗股市

股市在漲到一定高度後

驅使上漲的動能太過巨大

也就是需要超量的貨幣

才能夠有力量推砌上去

換算下來

投資報酬率已江河日下

不成比例

而且高處不勝寒

風險也越砌越高

眼角餘光瞄到垃圾債

竟被熠熠發亮的金色光芒閃到

眼下

不是經濟出了甚麼大問題

而是垃圾債市場太誘人

既是包裝成各式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原料

又有固定高收益

而風險呢

因為市場分散

只要花一點點成本

就可以修補價格下行的缺口

不像股市太龐大且集中

要拉抬整個股市的成本太驚人

垃圾債富彈性又易修補的特性

加上高收益又低風險的優勢

一躍而成為經濟的救世主

如果想穩住整個經濟

不要讓閃崩的股市

引發市場上的系統性風險

就要保護好垃圾債市場

及其衍生的金融商品

堅守好這一塊城池

雖然出身低微卑賤

卻也天生其材必有用

但哥必須說

這不是龐氏騙局

甚麼才是龐氏騙局--------------------------------- (더보기)

Valid XHTML 1.0 Strict and CSS.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Book of Sty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