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誠意正心 ] 31 七月, 2021 23:20

當一個主管

自我要求嚴格

常常以身作則

能力有目共睹

對下屬賞罰分明

盡力做到公平對待

唯一的爭議

就是權責區分得很清楚

這牽扯到賞罰分明

以及領導的權威性

不區分清楚

如何賞罰分明

不區分清楚

容易以下犯上

私下感情可以融洽

但公歸公

私歸私

於公

權責不清

容易感情用事

公私混淆

甚至

陽奉陰違

狐假虎威

終至不臣之心

一個主管

都做到這份上了

還管不了

只能說明

世風日下

人心異變

變得異常邪惡

如果說

這是筆者親身經歷

信者恆信

吐者恆吐

恍如隔世

我竟突然能體會

崇禎皇帝當時的心理狀態

要是我

我也只能感嘆

朕非亡國之君啊…!

宋亡已無中國

明亡已無華夏

神州歷經多年的戰亂

與民族的被動融合

傳統的道德信仰

早已經殘缺不全

更加不堪的是

自漢高祖劉邦立下

一介平民登峰造極

"典範

民變就成為替天行道

的義舉

具有為者可稱帝的正當性

劉秀雖具皇家血統

卻也加入綠林好漢之列

才漸有實力基礎

很好的演繹了

趁民變而起的套路---------------------------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31 七月, 2021 23:19

經過前面的論證

黨爭係人心不古之源

由此可見

筆者真知灼見

由此可知

當人臣其心變異

臣已不臣

通常

只有開國君主有能力

可以駕馭初為人臣的下屬

經過時間推移

君臣經驗值此消彼漲

後代君主很快發現

根本駕馭不了群臣

黨爭傾軋激烈肅殺

說明了人臣的權力薰天

已經到了你死我亡的境地

君主為了有參與感與存在感

與黃門權宦自成一黨

逆襲奪回朝政主導權

陷入了黨爭的死循環

所以

主戰場變成是朝堂

而非實質意義的沙場

武將淪為配角

這是結構面因素

換句話說

實際掌握國家的

是黨派

只要站對邊

選對派

就可以扶搖直上

甚至位極人臣

實際掌握朝政

有了裡子

面子變得不在重要

表面上是朱家天下

實際上

是吾黨制霸

講好聽點

臣子在進化

都聰明絕頂

在這樣的背景設定下

誰當皇帝不都一樣

黨派依然是中流砥柱

反倒是傻子要當皇帝

皇帝最大的作用

變成是背鍋俠

看似操著生殺大權

實際只不過是行禮如儀

當權派同意

皇帝才殺得了失勢的那一派

否則

皇帝根本不敢動當權派一根

激八髦

等同於當權派藉皇帝這把刀

殺了對立派系及黨羽

這臣都不臣了

還帝王個屁啊

這才是末期無割據的

根本原因------------------------------------------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31 七月, 2021 23:18

有明一朝

說是黨派整垮的

一點也沒冤枉

尤其是後期

地方藩王多成落魄貴族

地方真正作威作福的

無非是當權派系

連藩王都要禮讓巴結

說是藩王吃垮明朝

這鍋

只得背

控制民間視聽的

自然是當權派

民變

自是民心思變的必然過程

民間對朝廷不滿可以理解

因為資訊不對稱

也或許當皇帝就是要概括承受

當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踏入宮殿之內那刻起

看著跪著的一排官哪

歡天喜地迎著新主駕到

不久又看著崇禎那

無人理會的孤懸之身

頓時三觀一震

就什麼都明白了

竟還有些尊敬起崇禎

手起刀落那些跪迎的官哪

毫不手軟

李自成畢竟只知皮毛

還是建立自己的政權

完全不深刻了解

那為官的套路模式

官員腐敗都是君上昏庸

這樣的印象深烙在腦門

只要換人做做看

就可以有一番新氣象!?

崇禎就是笨

搞掉東林黨

又搞掉閹黨

整個國家棟樑拆光光

利益輸送渠道乾涸

雨露無法均霑

生無可戀

不攪個翻天覆地

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民變吹起天使號角

東北有祥瑞之兆

當有天子出

南方氣運已終

這些屁話

自是掌握民間視聽

的大內宣讖緯伎倆-------------------------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23 七月, 2021 21:43

瓶子素來敏感

想必也是責任感作祟

不可諱言

筆者也偶起殺機

因為有人在破壞規矩

我自認有責任

去導正這一切

破壞規矩的人

嚴重者真的會使我起殺機

如同保衛身體的免疫機制

是保衛社會的責任感爆棚

殺機或許言重

但破壞規矩真的惡性重大

是導致社會癌化的病毒

也是不除不快

就是因為深知

此病毒的惡性

常怪瓶子暴怒

那是因為免疫反應激烈

相較於一般人

瓶子較能辨別惡意病毒

往往讓瓶子暴怒

而旁人卻還一臉矇

拜託

這是在保護大家好嗎

這就是瓶子特有的孤獨感

天生的孤獨感

往往有種誰願意懂我的憾恨

不是說要懂我

並且順我意的意思

沒那種意思

真的

懂我就可以了

真的

懂就可以

不必理我都沒關係

只要我知道

()懂我就行了

也許久經歷練的瓶子

外表強悍

責任感爆棚

輕易消滅惡意病毒

唯獨一個地方脆弱

就像是易脆的瓶子

所有的武裝

就是為了保護易脆的瓶子

內心小世界的瓶子

也許有人不屑一顧

認為少臭美

敝帚自珍

無妨

但沒有人有權力破壞

隨意破壞別人內心的

細心呵護的~

希望妳()懂的~------------------------------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9 七月, 2021 21:00

上篇文章說道

與自己和解

直面心理的傷

也只有這樣

才能放開胸懷地

去愛

愛人

先接受自己

才能開始愛自己

也才能拋開顧慮

嘗試著去愛人

有人會因為

內心藏有太多秘密

甚至遍體麟傷

自卑感油然而生

怕配不起對方

或連累對方

於是將自己封閉起來

在寂靜的黑夜裡

孤獨地舔舐傷疤

勇敢如筆者

會將滿身傷疤

視為人生戰場

所獲致的勳章

反而感到驕傲

全世界對我越是往死裡打

只要不崩潰

都會形成養分

讓我更強大

日後

更可以豪情的對著兒孫

聊著當年如何如何英勇

什麼大風大浪沒遇過

套一句暢銷作者的話

只要不死

剩下的都是擦傷

筆者屬蟑螂

越挫越勇

越殘越堅

越凌遲越涅槃

越浴火越鳳凰

筆者只是傳說

不要學

當然

封閉的階段我也有過

其實

那段日子反而是至今

過得最愜意的時光

十足的旁觀者

毫無存在感

可以恣意地觀察

路上過客的人生百態

不會有人在意或白眼

可能當時年紀小

所以可以

自卑跟著我好久好久

直到現在

還有著某種程度的自卑

嘗試著與自己和解之後

放下了許多事

真心地覺得

很多以前自責的心事

現在可以泰然的處之

是不是自己的~

可以看得更清晰

而不是一昧往身上背

放肩上扛-------------------------------------------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9 七月, 2021 20:58

不願硬要別人改變

諸多善良

瓶子多難啊

還要霸凌瓶子

真是夠了

沒看見瓶子的善良

硬要敲碎瓶子才甘心

捏碎瓶子的惡意

別以為瓶子沒感覺

老早就知道了

只是善良的瓶子

選擇無視

因為不會欺騙自己

罪由自己受

頂著惡意活著

瓶子太難了

說瓶子怪

是因為瓶子在裝傻

不想說破罷了

一旦說破

就是毫無保留

不留餘地的難堪

與震驚

更會冷到爆

一整個氛圍

讓原本平靜的假象

投下核彈級震撼彈

這是

水瓶座最不願意的~

不知道瓶子在氣什麼

是讓瓶子最生氣的點

就這麼遲鈍

還是故意裝傻

在在都讓瓶子更生氣

有一種天真

叫傷人的天真

多希望這樣的天真

永遠埋葬在

不存在水瓶座的星球上

傷人的天真

碰上

善良的瓶子

破碎的

只會是瓶子

天真是瓶子天敵啊

只要不傷人

瓶子愛死天真了

天真可以讓瓶子死

也可以讓瓶子死而復生

關於天真

真的讓瓶子又愛又恨

天真又善解人意

就像是天秤兩端

顧此失彼

那邊多一點

這邊就少一點

瓶子最大的惡意

也是僅有的惡意

就是把人當空氣

不想欺騙與勉強自己

前一秒說壞話

下一秒手牽手

話說

這種人還真不少---------------------------------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8 七月, 2021 20:47

犯罪

是個深刻的話題

犯法

要被處罰

因為損害到別人

犯錯

不一定會被處罰

因為並一定違法

惡呢

作惡可能會犯法

也可能犯錯

也可能只是意念

但三者的共通點

就是有惡意念

簡稱惡意

(請中性看待)

宗教的標準極高

惡意就有罪喔

宗教上的罪

社會上處理惡意

只在於處罰

矯治功能薄弱

宗教又是自由參加

無積極矯治性

換言之

惡意的矯治這塊

還得靠自我療癒

自身的免疫力

惡意的萌生

在短期就被撲滅

意味著強的免疫力

若惡意無限漫生

侵占所有意念空間

那就真的入魔

難以挽回了

這裡是醫學角度剖析

並非是裝神弄鬼

關於意念免疫這塊

訪間論著太少

甚至多為宗教類書籍

心理學書籍專有名詞太多

要強調的是免疫力

而且是從小培養起

太過醫療專業或宗教性

恐怕都不適合小孩子

連師資都是一大問題

誰來教

教材

小孩子出世

多受家庭與社會大環境

的潛移默化所影響與形塑

每個小孩心理資質也不同

家庭教育顯得相對重要

除此之外

與放任無異------------------------------------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8 七月, 2021 20:46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故事

歷練遭遇精采程度不同

甚至心理素質及意念強弱

都存在先天後天的差異

要救自己

真的只有自己

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

只有自己能對自己

做到完全的坦誠

毫無保留的供詞

隱沒悔澀細微之處

都得靠自己一一揭露

只有自己

才有資格

自我審判

心路歷程

自我審視

不需要任何證據

只需要自己的心證

當做得到這一步

證明已拋下主觀

可以堂堂正正

光明的接受自己的罪行

是病症

在一切還來得及之前

病患為什麼要被懲罰

我們的心裡都有傷

卻沒有人替我們診治

當疾病惡化蔓延

卻還要接受殘酷的懲罰

這就是地獄了

能治癒自己的醫師

就只有自己了

有親情的溫暖

或朋友的安慰

也只是緩和症狀

真正根治

還真的只有自己

如果判自己死刑

是種逃避

死是解脫

真奸詐

少來

不用判自己任何刑罰

來折磨自己

都說了

生病沒人醫

還要被處罰

沒必要自己走進地獄

自己與自己和解吧----------------------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7 七月, 2021 13:41

與其問

我們與惡的距離

不如說

惡無所不在

其實

接觸各類宗教

翻閱各類道德典籍

會發現

都圍繞著一個主題

為善

為善

就一定要舉惡當例子

弔詭的是

善的定義

始終模糊不清

但舉例惡

卻洋洋灑灑

罄竹難書

久而久之

所謂的善

竟變成不作惡

不要行諸惡

就為善了

這樣導致

一個弔詭的深層意識

才是社會的中心

才是人性的主流

才是生活的重心

變成附屬品

難道

才是人的本性

才是原本心性

明心見性

見到了怎樣的性

原來惡才是本性

邏輯上沒錯

沒有人天生下來

就知道如何為善

一定是要有

善的價值才會彰顯

善本身不會單獨存在

就像是物理界

尚未發現磁單極

只存在於理論中

宇宙大爆炸之始

那瞬間

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說了等於沒說

好了

什麼本體論

存有

本我

簡單講

就是惡------------------------------------------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7 七月, 2021 13:40

十字架本身就是惡

是用來把人釘在上面

的刑具

是司法手段

但對耶穌而言

卻是迫害工具

司法就是正義象徵

那耶穌無疑是罪人

之所以成救世主

是因為反抗所謂的司法

及其象徵的所謂正義

解救族人於水火

這樣

就是救世主

當時

這樣的行止是異類

反傳統

反體制

無疑是惡的體現

要成為主流

必先行惡

再為善

這是救世主的標準SOP

先破舊

再立一家之言

破四舊

有謀有振聾發聵

打不倒的

一旦確立地位

很難擊倒的

所謂的救世主

往往

被另一位救世主所推翻

躍上主流

就是贏家

歷史是贏家的歷史

相信眾所默認

正史從來沒人去翻案

而且是具教科書地位

真偽變的是其次了

這真的很邪惡啊

不過

這是真格的本性了

一笑而過即可

別太糾結

再次強調

是本體

是心性

是存有

失去了

反而會找不到自我

一天到晚強說愁

唉聲嘆氣

直面惡吧

我說~

別崩潰

不要玻璃心

容不下一點瑕疵

惡普遍存在於世

以物理做比喻

惡是基本粒子

組成人性的基本單位

也像是八卦兩爻------------------------------------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6 七月, 2021 14:58

誠者

天之道也

誠之者

人之道也

誠者

自誠也

(不好意思喔)

而道

自道也

誠者

物之始終

不誠

無物

是故

君子誠之為貴

誠者

非自成己而已也

所以成物也

成己

仁也

成物

知也

性之德也

合外內之道也

故時措之宜也

(ㄉㄨㄥˊ嗎)

天地之道

可一言而盡也

其為物不貳

則其生物不測

(謙卑謙卑再謙卑)

詩云

維天之命

於穆不已

自誠明

謂之性

自明誠

謂之

誠則明矣

明則誠矣

誠者

不勉而中

不思而得

從容中道

聖人也

(99.999%)

誠之者

擇善而固執之者也

唯天下至誠

為能盡其性

能盡其性

則能盡人之性

能盡人之性

則能盡物之性

能盡物之性

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

可以贊天地之化育

則可以與天地參矣

(境界啊)

至誠之道

可以前知

(未來我)

禍福將至

必先知之

不善

必先知之

故至誠如神

(未來佛)----------------------------------------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