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導師是教國文

竟常語意不清

連自己在講什麼

有時候還會搞不清楚

這就算了

胡亂發脾氣

怪大家沒在上課

終於

全班忍不住了

聯署換掉導師

改由歷史老師擔任

我是會反省的人

我還是再次懷疑我自己

是不是我的問題

話說當兵新訓完

下部隊到海巡

擔任哨長的職務

第一次當領導

當然想好好干

尤其副哨長是老士官長

壯壯肉肉的原住民

威名在外

阿兵哥都不敢造次

但是

當副哨長休假

阿兵哥隱忍的壓抑

在我獨當一面時

就會爆發

大家就想鬆懈

甚至

晚上有人告訴我

一菜鳥被一群老鳥體罰

我就過去看了看

就是趴著撐在那裡

就走了

一言不發就走了

我策略很簡單

與老鳥先打成一片

再瓦解心房

一個個好好處理

不免會喝幾杯

只是不吃檳榔

菸不抽

只好一起喝

老鳥們自是一個個訴說

自己的人生故事

要知道

整個哨所二十幾個人

菜鳥就兩三個

加上輪休

就知道我多難

我本來主張不體罰

自是沒人鳥我這個義務役

這是當初大隊長

精心巧妙的安排-------------------------


只因我不想當血汗預官

熬夜到三更半夜打報告

這明明是志願役的工作

卻要拗我一個義務役

不干

就把我調到哨所

一個聲名昭彰的哨所

都是老鳥中的菁英

薈萃到這個超級哨所

由老士官長鎮壓群雄

再安排我這個菜排歷練

真是用心匪淺

我自是大出意料

算是沒出什麼大包

有一次出巡

當初那位被霸凌的菜鳥

也說出當初的感受

覺得很是失望

我當初竟一聲不吭就走了

幾個老鳥覺得怎會這樣

很是無趣的就地解散不玩了

我心想

這就對了…

那菜鳥說

他能體諒當時我的處境

我沉默了

不想辯解

就轉移了這尷尬的話題

只是

我這招杯酒套交情

不是每個人都買單

還是有人會挖坑

可以勸離

偏偏要扣人讓我處理

我就偏偏讓那些人

該回哪裡哪裡去

這是種權宜

當然沒有下次

時間飛快

哨所阿兵哥也不斷更迭

只是少了當初的老鳥

現在菜鳥真的不行

懶散

愛的教育行不通

好好講沒用

我試著體罰

引得怨聲載道

雙方都變本加厲

終於

不滿情緒爆發

整個哨所不聽指揮

叫不動

這是造反

我打給了直屬中隊長

中隊長帶著一名中士前來

了解狀況後

那名中士還是在地人

熟知民情及軍心

對著哨所弟兄說

你們遇到的是一位好排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