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家 ] 07 五月, 2021 10:47

很難想像吧

號稱最美風景

人文薈萃的臺灣

搭配筆者這般

生活再單純不過的

死受薪階級活老百姓

居然會感覺惶惶不可終日

小從自身周遭

大至社會氛圍

都令人深感

只求個安身立命

怎麼會那麼難

筆者已經不想再提

社區巷口遭計程車霸佔

嚴重影響交通

及行人安全的鳥事

看似鼻屎大的事

轄區派出所無能為力

向中央請命

也僅僅是換來

有一天沒一天的巡邏

計程車司機也真是藐視法律

目空一切

就跟警察玩

一有空檔就佔

執法尊嚴盡失

絲毫無決心遏止

無間隙持續整年巡邏

有那麼難

算了

反正日常鳥事一堆

上班途中老是遇到

老逞兇鬥狠的駕駛

稍一不稱其意

就鬼之硬切到筆者車前急停

凌虐數分鐘之後才洋洋離去

工作中也是

深怕又有不理性的電話進來

那身心之殤啊

尤其是上級只知道息事

哪管是非曲直

所有孽障只有自己吞

這是一個身處美麗臺灣

極其單純的一個人

每天所必須面對的屎

真正的狗屁倒灶-------------------------- (閱讀全文)
[ 治國 ] 07 五月, 2021 10:46

以疫弄權

造神弄鬼

源自臺灣的宮廟政治文化

可悲

自作孽

所以

承擔吧

神是自己造的

卻是邪鬼附靈

()確定拜的是神

就像臺灣民間宮廟一堆

正神哪那麼多分身

多的是孤魂野鬼附靈

一半以上是所謂淫祠

不敬人事信鬼神

父母才是天地

這方面

伊斯蘭教無崇拜偶像

持戒守律

有看過酒肉猥和尚

卻沒看過假穆斯林

至於ISIS伊斯蘭國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

不在此討論

無傷穆斯林大雅

總之

伊斯蘭教本質

我是尊崇的

有心人士要抹黑

歪取造邪

才是罪大惡極

全知全善全能

稱之為上帝

全知全惡全能

稱之為撒旦

屏除善惡

其實是一體兩面

有人信上帝

拜託

更有人拜撒旦

是誰

一手造就墮落天使

往往

所謂的善

包裹著無數的貪嗔癡------------------------ (閱讀全文)
[ 平天下 ] 07 五月, 2021 10:44

政府首腦已呈現腦死

才會無視人民的哭喊

才會冷對種族的仇殺

政府首腦活在自己的想像裡

任由社會軀幹生瘡腐爛

筆者之所以叫天天不應

叫地地不靈

吶喊無聲的跪地求饒

想必是政府陷入植物人狀態

弊病叢生

不公義層出不窮

病毒也伺機作祟

侵襲日漸衰弱

腦死的身心靈

沉睡的病毒為何甦醒

去問問怠惰的神佛

去喚醒腦死的層峰

捫心自問

自己是不是欲求不滿

自作孽

我怒了

修羅也開始

整理戰場

天不下雨

在臺灣

誰都不是局外人

不要怪東怪西

甚至怪神佛

都說一半以上是淫祠

拜的都是些什麼

反求諸己吧

只有自己能救自己

神佛也只是錦上添花

修羅也只能是助一臂之力

主角還是各位

滾滾人間諸神

迎來的是血紅的黃昏

還是紫蘊的彩霞

至少

盛怒之下的臉

是猙獰佈紅

此時此刻的我

紅到不行

怒不可遏

我不殺人

我要殺你()背後----------------------------- (閱讀全文)
[ 其他 ] 30 四月, 2021 22:11

人生

難免困惑

有時迷茫

總想

若有智者來解惑

多幸運

現在有網路

有些網站可以讓人發問

但往往回答者多不認真

又或者

發問者無法鉅細靡遺地闡述

自己內心的真正感受

以至於這樣的問與答

多流於表面與蒼白

某日

不經意瀏覽到一處網站

經過幾句交談

發現對方竟然能看透我

直指內心

深挖秘密

著實令我震驚

日後

一旦我有人生疑難

便習慣於連上網站

尋求神秘人的解惑

像是

困擾我已久

老父的身心狀態不佳

也是從神秘人那

獲得不少精闢

更神準的意見

不能強求的

就放手吧

不管老父對兒子的期待如何

就只是期待

並無法因此改變什麼

誰都有期待

要是期待都能成真

那期待又有何意義

要期待

就讓老父去期待吧---------------------------- (閱讀全文)
[ 其他 ] 30 四月, 2021 22:10

一直以來的追求

迷茫

困惑

有點冷

在神秘人的迴響裡

獲得釋放

放棄

從不存在老父的腦海

期待

就是證明

老父不擅情感表達

自然不會說出

只要你幸福快樂

我就心滿意足

這種速食心靈雞湯

老父從不隱諱對兒子的期待

甚至

一度讓做兒子的壓力山大

直至

神秘人的出現

及時扭轉這種情況

神秘人的語錄

總是直擊心臟

正如五雷轟腦

像是~---------------------------------------------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