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

代表家族榮光的頭目地位

變的如此食之無味

甚至變成負面擔當!

只因漢人從不尊崇

天皇之於日本

不等於

頭目之於台灣

近日

也看了台劇

八尺門的辯護人

原住民的地位

其實從未變過

少數不該是原罪

族群更不該是原罪

原民不是罪

從來不是

在台灣卻是

沒人敢說

我說

漢人建立下的社會制度

不言自明

只是

大家都在自欺

為了讓自己好過

抑或是

從來沒感覺…

這一切

如果漢人不要這麼過分

我或許還不這樣覺得

就是因為太誇張

讓至少我無地自容

想還給台灣這塊母地

一個乾淨的天空

無汙染的河流

清澈的翠綠草原

還給原民

一個有尊嚴的對待

不是還

是贖罪

若說原罪

漢人才是原罪

在廣袤的土地上

後來的才是入侵者

這罪

我贖

與原民談的

也不該是統一

而是收容

真心的包容漢人

共存共榮於這片母地上

台灣是原民的母親

卻也是養育漢人的母親

養的大於天

我只認台灣這個母親

即便

談到最後

漢人不見容於原民

要走

我一定走

我本就漂浪

走去哪都行

走去哪都注定行屍走肉

我的心

遺落在…

埋葬在~台灣…


我現在

唯一想做的

就是向每一個原住民

道歉!

不奢求獲得原諒

畢竟

你們已經失去太多

更多的是

已經無法復原

已不可逆

你們的文化

你們的傳統

你們的榮光

你們的土地

你們的滄海月明

我長久的無認同感

是我對漢人作法的不認同外

更多的是未獲得原住民的認同

這片母地的認同

這明明就不是漢人的土地

為什麼老是硬塞給我觀念

反客為主

我總是這樣覺得

我就是不認同

卻忘了

這是養大我的土地

是養大我的母親

是的

我的母親

一直在我身邊

而成立的政權是以父之名

身分認同的混淆

不只漢人

傷害更深的是原住民

漢人的父親

他就不會是原住民的父親

找回自己的父親

幫助原住民找回自己的父親

是我唯一想到

能贖罪的方式

讓一家人能真正意義的團聚

這樣走

才能走得稍稍心安

能贖多少

是一生懸命的事

我只能厚顏爭取

劃出漢人生活區

供漢人能安身立命

不要再妄想統治台灣

漢人大政奉還

東南亞國家多是華人移民

當地原住民才是當政者

台灣古時也叫大員

原民語意謂外來者

彷彿是台灣的宿命般

不斷的遭受外來者侵擾

如同詛咒般

壟罩著台灣的天空

外來者的天堂

卻是母地的煉獄

原住民的夢魘

逆轉這樣的命運

未必是漢人的末日

我有個信念

台灣這片土地與人民

既然彼此受命運的牽連

緊緊相依數百年

有著千絲萬縷的緣份

也許是孽緣

始終沉默包容的母親

從未拋棄任何她的子民

不論是生的

抑或養的…

全都一視同仁

無私奉獻

不分真正意義的在地人

還是無惡不作的外來者

都在母親的愛與呵護下

潛移默化成友善的人民

現如今

已經不是

我想不想成為台灣人

的問題

而是

我能不能成為台灣人

的想望

May i …